事件解密:钱穆眼中的明朝大学士和太监:外朝和内廷的有趣关系(图文)_奇谈趣史
首页 / 新闻 / 正文

钱穆眼中的明朝大学士和太监:外朝和内廷的有趣关系

时间:2019-08-12 18:36 奇谈趣史

摘要:北京时间2019-08-12 18:36 奇谈趣史为您报道关于【钱穆眼中的明朝大学士和太监:外朝和内廷的有趣关系】的具体情况和说明,www.shuhuang.net频道奇谈趣史君以图文形式为您慢慢道来,本文关注焦点《》。

钱穆先生在《国史大纲》中,对明朝的大学士和太监势力的此消彼长,有很有趣的描述。

所谓朝廷,分为外朝和内廷,外朝以大学士为代表,内廷则是宦官弄权的天地,尤其以司礼监大太监为代表。大学士著名的有张居正、严嵩等,大太监著名的有王振、刘瑾、魏忠贤等等。

大学士就是皇帝的秘书班子,主掌票拟,但在大学士和皇帝间上传下达的,则是太监,这就造成了一种相持的局面。

有明一代,也就是洪武帝朱元璋对太监不客气,悬铁牌镇之,到了永乐帝,就开始亲近太监,后来的宣宗,还打破太祖皇帝的祖训,教太监识字,王振便被称为王先生,据说净身前就是半个知识分子。

太监的专权,其实还是源自皇帝的信任,甚或是专宠。何也?皇帝首先把朝廷区分为内外,外朝是那帮知识分子士大夫,内廷才是自家人,太监是可以托付的亲近身边人,大学士虽是顾问近臣,却常常引经据典对皇帝加以限制,在立储、选后、大祀方面常常予以干涉,而且明代的大臣好名而不要命,往往以逆龙鳞为荣,引来一顿廷杖才好,一顿板子则可以名满天下,何乐而不为?

皇帝如果本身亲近士人,自身就是知识分子,如仁宗,倒还好,或者雄才大略,开创之主,不会被这些套住,如太祖和成祖,也没问题。但问题是后来的皇帝,大部分是第三种,被大臣弄得精疲力竭,最后只好疏远这帮“书呆子”,更加依靠宦官来制衡。

于是皇帝成为居中仲裁者,大学士和大太监彼此相持不下,从而确保了皇权。

不同时期,不同局面,但总体来说,是外朝渐渐不如内廷,明代人对此有很精彩的描述。

钱穆先生在书中便引有明代张东白的记述:“自余登朝,而内阁待中官之礼几变。”接下来,他老先生很有趣地描述了大学士对待太监的礼节演变。

明英宗天顺年间,李贤为相,这老先生是明白人,而且手腕强,皇帝信任,此时王振已死于土木堡之变,英宗为二次登基,朝政还是比较清明的。这时候,司礼监来议事的宦官,李贤乃是着便服接见,谈完事儿,拱手而已,并不送出。到了彭时为相,就着朝服接见了。而且还与之分列而坐,阁老们面朝西,中官们面朝东,中官在这时期还是不敢做首座的,虚两个位子,错开坐。

到了陈文陈阁老,就又升格了,亲自送之出阁,商阁老时,则送至阶下了,万阁老时,则送到内阁门口了。到了嘉靖,司礼监这边干脆就传命令给内阁了。而且这时期大臣若入阁做了大学士,则还要主动给司礼监投名刺,完全反过来了。

以上是外朝的观察,那么太监们呢?他们也有描述。

嘉靖中叶,有宦官同朝臣曾谈及嘉靖朝这种此消彼长。说昔日张先生(大学士张璁)进朝,他们要打恭。这是说要主动作揖唱喏,这礼节还守着。到了阁老夏言,他们只“平眼看看”,已经是当庭抗礼了。到了阁老严嵩时,就反过来了,严阁老要给他们拱拱手,方才进门。钱穆先生对此评论曰:世宗驭内寺最严,其先后不同已如此。 可见当时的情势。

这就是现实,大臣要想入阁,入了要想坐稳,包括阁臣要想掌权,就都得同宦官交结,起码要周旋,即使权臣如张居正者,亦要如此,比如同大太监冯保,他俩关系就不一般。

这在根子上说,始于明太祖废相,后朝廷又利用锦衣卫、东厂等严刑驭下,非刑虐杀,其权柄都归于宦官。对内廷的这种倚重,对宦官的偏私,都引发了社会的谄媚结附之风,也激起了士大夫知识分子的对抗,党争不断,最终是明朝的终结。

但是皇帝作为金字塔的最高点,是不得不信任内廷的,毕竟他要面对的是太过庞大的塔身,而且是一个最高政治集团,他必须另立一个自己信任的班子,另立一套自己可以方便把控的强力机构,才能制衡,也许这就是这种制度的一种必然产物,只有个别皇帝能够免俗。

皇帝的忧虑,天子的懒政,内阁的弄权,宦官的仗势,以及那些位喜用重典峻法的皇帝,和深居不视朝的怠政的君王,都造成了这种独特的局面,而彼此之间的博弈,造成的这种有趣的变化,真是让人又感叹又无奈。


标签

友情链接:

今日要闻